您的位置:首页 > 国内新闻

罚没近5000万!一宗并购重组牵出两起内幕交易 董事长泄密两人

时间:2019-11-14

摘要

[近5000万被没收!合并和重组导致了两起内幕交易。一家上市公司的董事长、董事长透露了两个秘密。他打了许多电话和一个内部消息。夏慕芳和向慕龙涉嫌内幕交易。最终,他们不仅被没收了非法收入,还被中国证监会处以三次罚款。两人共没收人民币4965.8万元。 (经纪人中国)

没收了近5000万!合并和重组导致了两起内幕交易。主席把信息泄露给了两个人,一个老朋友和一个同事。电话成了一种重要的“犯罪”工具。

合并和重组导致2000万水平的内幕交易。

一家上市公司的董事长,多次电话和一个内幕消息,在内幕交易案中抓住了夏慕芳和向慕龙。他们最终不仅被没收了非法收入,还被中国证监会处以三次罚款。两人共没收人民币4965.88万元。

内幕交易对人有害。中国证监会一再强调对内幕交易的强有力监管态度,表示将继续严格监管并购“三高”问题,打击恶意空壳投机、内幕交易、市场操纵等违法行为,遏制“虚张声势”重组和盲目跨境重组,促进上市公司质量提升和资本市场稳定健康发展。

并购重组引发的内幕交易

时间逆转至两年前

2016年初,为了提升信息化水平,同时搭建电子商务平台,华丰集团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华丰集团)董事长、华丰超纤董事长俞慕平有意收购能够开发软件、开展电子商务平台业务的公司,并开始邀请私募股权机构等推荐投资目标。 同年2月初,海通证券的王某向你牟平推荐深圳伟福通科技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伟福通)。

2016年2月16日至17日,游牟平安排浙江华丰氨纶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华丰氨纶)董事会秘书陈某亮在王牟东的陪同下前往深圳,与财富通信首席运营官兼股东王某进行初步会谈。 2016年2月22日至23日,财富通信首席执行官、股东仙谋、王某在海通证券王谋东的陪同下,赴上海与华丰的尤谋平、陈某亮进行会谈。双方介绍了各自的情况。华丰表示有意购买财富通信的部分股份。 2016年3月2日,华丰集团与仙谋签署《股权转让协议书》,同意后者将伟福通3%的股权转让给华丰集团。此后,华丰集团根据协议向仙谋支付股权转让款。

之后,游牟平继续计划全面收购财富通信,并继续与县某和王某谈判。 2016年3月22日,县某再次来到上海,会见了牟平和王牟东。同一天,双方初步确定华丰朝芬打算整体收购伟福通 2016年3月28日,海通证券开始对伟福通进行尽职调查

2016年4月5日,华丰超贤发布《关于公司股票临时停牌的公告》,宣布公司有意披露重要事项,并从2016年4月5日下午开始暂停交易 2016年4月6日,华丰微纤维发布《上海华峰超纤材料股份有限公司关于筹划重大事项停牌的公告》,宣布公司正在策划重大事宜。 2016年4月13日,华丰超贤发布《上海华峰超纤材料股份有限公司关于重大资产重组停牌公告》,确认上述重大事项为重大资产重组事项,交易内容为收购互联网软件公司100%股权。

上海证监局认定华丰超贤拟收购富国银行股份达到重大资产重组标准,属于内幕信息。 内幕信息最迟将于2016年3月22日形成,并将于2016年4月13日公布。 作为华丰集团董事会主席和华丰朝芬董事会主席,游牟平是内幕信息收购事项的主要决策者和推动者,是内幕信息的知情人。

这是唯一没有公开的信息。你牟平告诉了这两个人,导致了后来的内幕交易。

泄露给老朋友多年,获利680万

游牟平泄露内幕信息给朋友项慕龙多年。在内幕消息被披露之前,向慕龙与游慕平有过电话联系。其中,两人分别于2016年3月24日和2016年3月29日在账户购买“华丰超贤”之前有多次电话联系

得知内幕消息后,向某荣控制了“余某柴”证券账户中“华冯超先”的交易。具体而言,“余某柴”证券账户(余某柴是向某荣的亲属)于2016年3月7日在上海证券瑞安罗安杨大道证券营业部开立 向牟荣于2016年4月1日控制账户购买“华丰超级纤维”股份,购买金额为人民币元。交易所使用向牟荣向你牟岭贷款的资金来源,相关交易以于牟柴的名义通过手机进行。 从2019年5月21日至23日,中国牛奶将出售上述所有股票。 经过计算,上述交易是有利可图的。93元

“玉木柴”证券账户的证券交易活动与内幕信息高度一致;“余某柴”证券账户于2016年3月7日开立。第二天(4月1日),某公司借入的大量资金到达账户后,突然大量买入“华丰超贤”。“华丰超贤”停牌后第二天(4月6日),剩余资金全部转出。截至上海证监局调查之日,该账户无其他证券交易。向荣在海通证券开了一个证券账户。自2015年1月1日至上海证监局调查之日,该账户未交易过“华丰超贤”。与他证券账户中交易的其他股票相比,本案涉及的“华丰炒现”交易金额大幅增加,这与他平时的交易习惯不同。 综上所述,向牟龙从“玉mouchai”证券账户购买“华丰微纤维”显然是不正常的,没有合理的解释。

上海证监局认定某公司的行为构成内幕交易。某公司的非法收入被没收了。93元也被罚款。79元

8次来电透露内部信息

除了向牟龙之外,游牟平还将消息透露给夏牟芳,夏牟芳于2002年加入华丰集团,是华丰集团财务管理部的助理经理。 在内幕消息公布之前,夏谋芳和你牟平有过电话联系。2016年3月31日至4月5日,“夏moufang”证券账户购买了“华丰超级纤维”,并有8次电话联系。

夏Moufang收到消息后,分别于2016年3月31日和2016年4月5日控制“夏Moufang”证券账户购买“华丰超贤”股票和股份。购买的股份总额为人民币元。交易所使用的资金来源是夏Moufang给游Mouling的贷款。 “夏moufang”证券账户于2016年11月21日出售“华丰超级纤维”股票 经过计算,上述交易是有利可图的。15元

经调查,“夏某方”证券账户案件涉及的证券交易活动与内幕信息高度一致。此前,该账户仅购买了100股“华丰炒股”,购买金额为1385元,而在所涉期间,该账户共购买了100股“华丰炒股”,购买金额大幅增加。除了上述购买100股“华丰炒股”之外,夏Moufang的证券账户主要用于从开户到交易前购买新股,只交易了另外一只股票。2016年3月31日、4月1日和4月5日,“夏moufang”证券账户分别转账800万元、100万元和100万元。此后,它几乎完全被用来购买“华丰超细纤维”。“华丰微纤维”停牌后的第二天(4月6日),上述交易所的大部分剩余资金被转出。 综上所述,2016年3月31日和4月5日在“夏Moufang”证券账户购买华丰超细明显异常,没有合理解释。

上海证监局认定夏谋芳的行为构成内幕交易

夏慕芳对此提出异议,并为自己辩护:

首先,在华丰超纤依法公开披露收购之前,当事人并不知道内幕信息 当事人为华丰集团财务管理部助理经理,未担任过你牟平的专职或正式个人助理。 聚会帮助你订票、旅行和其他事情。双方之间的沟通是正常的,不涉及内部信息。双方还辩称,双方没有具体参与上市公司的资本运营,也没有与你在办公楼内工作。

第二,当事人证券账户交易“华峰超纤”并未达到 《关于办理内幕交易、泄露内幕信息刑事案件具体应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 第三条规定的“相关交易行为明显异常”的认定标准。当事人提出 《行政处罚事先告知书》 (以下简称 《事先告知书》 )拟认定“夏某芳证券账户的证券交易活动与内幕信息高度吻合”,与事实不符。当事人以“中信证券”交易为例提出账户买入“华峰超纤”的金额与其一贯交易习惯相符,买入股票的主要原因是看好华峰超纤的未来发展,具有合理理由。

第三,当事人主观上不具有违规故意,属于初犯,当事人积极配合相关调查态度良好,罚没款金额远超出了当事人可承受的范围,恳请减轻对其的处罚。

经复核,上海证监局认为:

第一,“夏某芳”证券账户案涉交易(2016年3月31日和4月5日买入“华峰超纤”行为)明显异常。一是案涉交易的交易时间与内幕信息发展过程及当事人同内幕信息知情人联络时间高度吻合。二是“夏某芳”证券账户案涉交易前主要用于申购新股,关于当事人提出的2015年1月12日买入“中信证券”约2050万元,经复核,该类使用大额资金交易单只股票的情况在案涉交易前仅发生于上述一个交易日,不足以体现当事人的交易习惯。三是较之账户此前买入的“华峰超纤”100股,买入金额1385元,案涉交易金额达元,交易金额明显放大, 《事先告知书》 相关内容并无不当。

第二,2016年3月31日至4月5日期间当事人与内幕信息知情人存在数次通话联系,当事人提出的协助尤某平处理订票、出行事项、不参与资本运作、办公地点等理由均无法合理解释案涉交易行为明显异常的情况。此外,对于当事人提出的任职情况,上海证监局予以采纳。

第三,当事人在内幕信息公开前与知情人联络、接触,案涉交易行为明显异常,且无正当理由或者正当信息来源,当事人提出的看好华峰超纤未来发展等理由不足以解释相关交易的异常性。

第四,上海证监局在确定当事人处罚幅度时充分考虑了当事人违法行为的事实、性质、情节和社会危害程度。当事人不具有 《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处罚法》 规定的从轻、减轻的情形。

上海证监局决定责令夏某芳依法处理非法持有的证券,没收违法所得.15元,并处以.45元罚款。

(责任编辑:DF064)

-

  • 友情链接:
  • 连云港新闻网 版权所有© www.wordxz.com 技术支持:连云港新闻网| 网站地图